2004年,湖南两逃犯越狱,逃亡4万公里后落网,波及亲朋好友12人

时间: 2022-01-28 10:39:35 栏目: 动作电视剧 作者: 未知 查看原文

一个人执意犯下的罪,最后“波及”到12个人一同锒铛入狱。现实版“越狱风云”让人啼笑皆非的同时,不得不感慨法律意识淡薄终究会酿成大错。

2005年4月,湖南衡阳市衡南县法院审理了这起“兄弟情深”的奇案。

2004年,湖南衡州监狱。郑明望着铁窗外阴阴的天空,眼中闪过了一丝渴望。他已经进入衡州监狱服刑快有半年时间了。去年12月,郑明因为故意杀人未遂、故意伤害罪被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11年有期徒刑。

1976年出生的郑明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底子可真不算干净,打架斗殴、拉帮结派、偷窃抢劫、搞搞黑社会组织,样样都来。

监狱生涯对于郑明来说倒不算什么新鲜事,早在1998年7月,他就因为非法拘禁罪被逮住了,耒(lěi)阳市人民法院判处他有期徒刑2年6个月,那时郑阳才22岁。

对于在“道上”有一番名声的郑阳来说,被公安机关传唤调查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像他这样有江湖地位的人,没进过几次“局子”、蹲过几次“号子”,就是对他专业水平没有一个客观的评价。

刚听闻被判刑11年时,郑明的心里属实是吓懵了,自己今年27岁,要是被结结实实关上个11年,重获自由时已经年近四旬。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年?这十年的功夫要是在监狱里浪费了,那可从哪都补不回来。

监狱里的管教干部虽然对他好,整天给他念叨:“只要表现良好,积极进行思想和劳动双重改造,就能减刑。”可这大半年过去了,连减刑的苗子都没瞄到,这可把郑明苦得够呛。

进了号子后,剃了个难看的大光头不说,每天早上6点半就要洗漱好,老老实实站在囚室里等待狱警来点名。觉都没睡醒,就得拉出去操练,吃完早饭就要去干枯燥的工作,饭菜不是馒头就是咸菜汤。

这种落差感使郑明心痒难耐,在外他吃香的喝辣的,每天过着刀光剑影的生活,那叫一个自由了得。于是他心里寻摸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越狱,去和以前那些兄弟伙闯荡江湖!

这事情需要周密的计划,单凭他一个人可干不到。意识到这点后,郑明紧锣密鼓地在监狱里寻找“合伙人”。

郑明把目光投向了自己同监区的室友——贺新。这家伙正适合做自己的“逃脱合伙人”,可放在几个月前,那事还没发生前,贺新还真就没有做这件大事的资质。贺新比郑明大上四岁,因犯抢劫罪、寻衅滋事罪被判11年有期徒刑。自2000年入狱以来已经过了四年了。

四年的时间早已磨光了贺新身上所有棱角,他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出狱。真别说,在上个月还真让他给减刑了1年10个月。

贺新高兴坏了,特意托人从外头弄了点酒来庆祝庆祝。没成想,竟然被狱警逮了个正着,一个“违规饮酒”的违反条例扣在他头上,扣了他好几分表现分。

贺新一下就成了苦瓜脸,万一因为这事情导致他减刑的事情被取消,那就真坏了。换个视角来说,失去东西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而复得之后再次无情将其剥夺。他每天为此忧心忡忡,没事就找同监区的郑明抱怨。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虽然郑明只有小学文化,但这句话他倒是常听人提起。按他的理解来说,这句话无非是:要想干大事,必须得心里苦,多干重活,挨点饿!

这不是和现在的监狱生涯完美重合吗?蹲号子哪有心里不苦的?劳动改造哪有不累的?干多了活哪有不饿的?这么一看,他们这帮子难兄难弟,还就是干大事的人!

试探了贺新好几次后,当这次贺新继续找郑明倾诉烦恼时,郑明决定摊牌。他凑近贺新身边,压低声音道:“你想不想要自由?”贺新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随即才反应过来,赶忙张望了一下四周,见没人听见他们的谈话后,才压低声音回答:“你是说…?”

郑明点了点头,揽住贺新的肩膀,许诺道:“你减刑的事情都是两说,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不如帮我一起逃出去,我们一起逍遥自由,快活无边!”看着贺新眼中再次迸发出的光芒,郑明笑了,他知道这个帮手已经拿下了。

在经历短暂的兴奋后,贺新有些后悔如此唐突答应郑明的请求。

原因无他,看看外头巡逻站岗、荷枪实弹的武警,高耸的灰色围墙和上头缠绕着的带尖刺的电网,狱所楼顶那几顶高功率探照灯和那大喇叭,怎么看都是一个戒备森严、天罗地网,凭郑明和他能轻松越狱?

贺新找到郑明,向他诉说自己的担忧。没想到郑明嗤地一声笑了出来,冲他挑了挑眉毛,“你放心,你只要听我的,我保准你能重获自由”。

看郑明成竹在胸的模样,贺新内心的担忧突然烟消云散,反而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我们到时候往云南跑,我在云南亲戚多,还有个表哥在边境上,能够帮我们出境。”想到往后在国外的快活日子,两人心里都火热了起来。

虽然自由的生活就在墙外,但郑明可没有那么天真,他知道如果没有外援协助,那么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越狱,也没办法逃离追捕,要想干成大事,还是得找“老伙计”们帮忙。

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这两个人。一个是老乡陈顺元;在他入狱前,陈顺元是他的铁杆兄弟,两人经常一起吃香喝辣,入狱后陈顺元也多次前来探望。这种事情就得找这种够义气的兄弟才能干成。

另一个是永州的成盛强,曾经因为盗窃罪入狱8年,后因脱逃罪加刑3年,直到2002年9月才出来。这老兄有失败的经验,向他讨教绝对能大大增加成功率。趁着陈顺元和成盛强前来探监的功夫,郑明向两人透露了自己的意向,不出郑明所料,两人一口答应下来。

接着,郑明开始思考他的“自由”大计。按照郑明一开始的计划,最为稳妥而高效的计划是在上午干活时穿过车间大门,然后翻过围墙,坐上陈顺元来接应的车子逃之夭夭。

但干活的车间大门平时都挂着一把又粗又大的锁,想要出去必须拿到钥匙。这难不倒郑明,毕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知道如何用最快的时间博取信任,哪怕是监狱里的管理人员。

之前,他曾多次借工作的由头拿到车间大门的钥匙,每次都悉数归还,这样一来,看管钥匙的人员不疑有他,成功被郑明所蒙骗。

其二就是围墙上的电网,这也是最后一条拦截他逃亡的天堑。但不得不说郑明运气极好,在一次监狱组织囚犯上电网清理杂物时,郑明敏锐地发现:电网压根就没有通电。

这下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郑明一向“行事果敢”,见所有阻碍都已经被摆平,自然将越狱行动提上日程。

2004年7月29日,陈顺元和成盛强再次来到衡州监狱探望郑明。当三人见面后,郑明压低声音冲两人说道:“明天中午到侧墙,开辆车来。如果我们准备好了,就扔一条树枝出去,你们看见了就把树枝扔回来。”

陈顺元和成盛强连连点头。随即郑明又低声嘱咐道:“要是过了2点没看见树枝,你们就先回去。下次商量着来,这是干大事,不是开玩笑。”叮嘱完这一切后,双方结束了会话。

回到家的陈顺元知道兄弟第二天要干大事,需要车辆来接。可是直到凌晨,他硬是没有弄来一辆车,他要是掉了链子,郑明恐怕又得被监狱方给抓回去。

想了半天,陈顺元从家里找出铁丝、胶布、扳手等工具出门走进夜色。他一路来到耒阳市聂洲村六组,一眼就看见了停在路边的一辆皮卡车。扭头观察了四周,发现一片静谧后,他掏出随身携带的工具,径直朝着皮卡车走去……

7月30日上午,陈顺元开着皮卡车接到了成盛强,两人驱车朝前一天和郑明约定的地点——衡州监狱一监区旁的围墙,等待郑明和贺新。

围墙的另一边,郑明的心简直都要跳出心窝子了,拿着钥匙的手里沁满了汗水。刚刚他和往常一样向掌管钥匙的人员拿到了钥匙,差点就因为太紧张颤抖而露出马脚。

幸亏工作人员没怀疑他,也没多问什么便将钥匙递到他手上。郑明脚步匆匆找到贺新,让贺新好好准备一下,中午趁着所有人都在午休时,两人便开始逃跑。

7月底正午,烈阳高照,整个监区里充斥着高温,使人昏昏欲睡。除了能听到不远处时不时传来的蝉鸣声外,便没有其他声响了。

1点30分,监区车间三楼的侧门被人推开了一条缝。一双眼睛透过这条缝谨慎地向外左右张望了一会,确认视野里没人后,才将门轻手轻脚地打开。

两道人影蹑手蹑脚从门里钻了出来,正是郑明与贺新。郑明手上拿着一条用碎床单条交叉编制成的一条“绳索”,两端还带着铁钩。贺新倒是两手空空,只是一双眼睛不停地到处张望,生怕被人发现。

郑阳就是要他这个机敏劲,冲他摆了摆手冲着楼下努了努嘴,意思是让贺新下楼看看楼下有没有人。在得到楼下没人看守的讯号后,郑阳一边将下楼的速度放到最快,一边尽量不发出任何奇怪的声响朝楼下赶去。

两人会合后,立马朝一监区西边的围墙跑去。到了围墙下,郑明一把拆下一旁旧水龙头上的钢水管,将其牢牢绑在绳子的一头。这是由于绳索不够长,绑住重物能够自然下垂,延伸长度利于攀爬。

随后,郑明深吸了一口气,操起路边的一颗木棍朝墙外狠狠甩去。他一直抬头盯着,只要陈顺元和成盛强在外头,那么今天他们能重获自由的可能性将无限接近百分之百。

几秒钟后,刚刚被他扔出去的那根树枝,又高高地从墙头抛了回来。郑明大喜,还没等树枝落地便操起绳子带勾的一端,在手上旋转了几下加速后,猛地脱手而出。

钩子不偏不倚绕在电网上旋转了几圈稳稳绕住,钢管顺着绳子垂了下来。郑明连忙招呼来正在望风的贺新,踩着他的肩膀,郑明首先攀爬上墙头,随即又帮助贺新翻墙逃出。

在墙外陈顺元、成盛强的接应下,一行四人冒着火辣的阳光,向停在空地的皮卡车跑去。他们真的自由了吗?

两人匆匆换下囚服后,由郑明驾驶皮卡车,一行人驱车朝衡南县云集镇大桥方向逃去。也许是逃狱时花光了所有运气,如今重获自由后几人运气属实是衰得可怕。

皮卡车驶离衡州监狱没多久,随着吭吭的声响,在路上熄了火。无论几人轮番尝试,车子都撂挑子一步不动。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估计现在监狱里已经开始下午的劳动点名了,估计已经发现郑明两人越狱的事情,正在组织警力极力追捕。

这条路不安全!没时间修车了!顾不上考虑,一行四人将皮卡车丢弃在原地,仓皇逃窜,途中成盛强因为体力不支与三人走散。

不过成盛强也没有太担心,毕竟他又不是逃犯,没和几人一起。再者说就算警察找上门来,他一问三不知,警察也拿他没办法。毕竟他也是个老江湖了,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打定心思后,7月31日下午,成盛强来到了耒阳市哲桥邮政所,郑明的哥哥郑军便在这儿上班。首先,他要告知郑军,郑明已经逃脱的消息;其次,也是他来此最重要的目的,他辛苦了那么久帮助郑明逃离,要点好处总不过分吧?

得知这个消息后,郑军心里不由一惊,第一反应就是给母亲拨了个电话,告诉她弟弟已经从监狱逃脱的消息。打完电话后,郑军从办公桌里掏出了400元递给成盛强。

成盛强拿到钱后,告诉郑军准备好郑明逃亡的钱,到时候他会亲自上门来拿,随后搭乘摩托车逃往朋友谷小文家。

到谷小文家后,成盛强半是吹嘘,半是炫耀地将他如何协助郑明、贺新等人逃脱的事情告知谷小文。明知成盛强的犯罪行为,谷小文非但没有报警,反而窝藏、隐瞒、包庇成盛强的犯罪行为;甚至8月5日,亲自陪同成盛强前往郑明家拿钱。

让两人没想到的是,刚露头没多久,埋伏已久的便衣民警一拥而上,将两人顺势抓获。话分两头,郑明一行三人与成盛强走散后,不敢贸然出去寻找成盛强的踪迹。反倒是躲进国道旁的山林里,顺着107国道一路向南。由于是步行又是在山林中跋涉,三人走了2天功夫都没有走出耒阳市的范围。

2天的跋涉,三人早已经到了饥饿和疲累的极限。由于郑明和贺新都是光头,两人不敢下山,只能让陈顺元下山寻找熟人,帮忙搞辆车来接接他们。

陈顺元想想也是,若是靠着用脚跑路,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跑出国。于是陈顺元下山,在耒阳市煤桥找到了老乡陈亚玲。陈亚玲在明知郑明等人是越狱逃犯的情况下,依旧使用摩托车将几人运往了一家养猪场藏匿,并资助80元现金。

现在的情况无非就是要往外跑,一定要筹备到逃跑的路费。郑明的脑子里瞬间想到了朋友刘建民。于是陈顺元又潜窜至耒阳市区,找到了刘建民,对其直言:“郑明越狱了,现在要逃跑,你赶紧去见见他。”

刘建民没考虑太多,跟着陈顺元来到了郑明等人藏身的养猪场,并掏了两百元作为他们的“逃亡基金”。8月2日晚上,陈顺元等人在郑明的带领下,来到资武义家中。资武义儿子与郑明素来交好,因此资武义不但没有向公安机关举报郑明等人越狱的罪行,反而为其提供食宿,帮助他们逃脱警方的追捕。

直到8月底,贺新打电话联系在云南的亲戚刘刚军、黄清平,表明他已经越狱,想去云南避避风头。几天后,几人又流窜至云南省境内。

在明知郑明等人是逃犯后,刘刚军、黄清平同样选择了包庇其行为,并且还出资带几人前去曲靖、昆明等地游玩。为其藏匿提供食宿,几人离开时还为其提供交通工具和钱财。

时间一晃来到9月底,几人见边防守备精密,从云南边境越境出国无望,只得狼狈逃回湖南省祁东县,找到贺新的朋友李顺阳。讲究“兄弟义气”的李顺阳同样选择了包庇行为,不仅为其安排食宿,还按照贺新的要求用摩托车将几人送至贺新亲戚曾文洪家。

至曾文洪家住宿一夜后,曾文洪从贺新的家人处取得1000元现金,将其交给贺新。拿着这笔钱财,三人一路逃窜,前后至广西、云南、湖南、广东等地,却均未逃出国境。

10月,贺新和陈顺元从广东逃至桂林,准备与郑明会合,被追捕的监狱干警发现了行踪。10月13日凌晨,在桂林街头两人被逮捕。

此时郑明已经得到风声,连夜逃窜到衡阳市。如同惊弓之鸟的他多次更换手机号码,频繁搬家,就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捕。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

2004年11月16日夜,从盛夏逃到寒冬的郑明,最终在衡阳市珠晖区一间出租屋内被警方抓获。

被捕后的郑明反倒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反倒如释重负地说道:“终于被抓了,我的心里也踏实了。”显然三个多月以来的东躲西藏已经彻底让郑明感到疲累。一听到警铃声就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每天昼伏夜出,听到隔壁敲门声都要紧张半天。

原本追求自由的他,得到了“自由”后却丧失了享受自由的心境和条件,真是悔不当初。据悉,在7月30日郑明等人从衡州监狱逃脱当天,监狱方面便迅速成立了追逃指挥部。由监狱长李辉亲自担任指挥长,根据数据和情报分析逃犯的逃脱路线,制定追捕计划。

经过110天的追捕,历经5省20地市,行程4万多公里,终将逃犯重新缉回法网之中。4万多公里行程,甚至超越了长征所走过的路程。可郑明费尽心思为了追求自由而逃亡,到最后换来了什么?

2005年3月,衡南县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一审判决,郑明犯脱逃罪处以有期徒刑4年6个月,与剩余刑期8年2月5天合并,共处以有期徒刑12年6月。3个月的逃亡却换来了4年6个月的刑期。

贺新犯脱逃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与剩余刑期合并,共处以有期徒刑7年6个月并剥夺政治权利两年。相信郑明和贺新的心里也要感慨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吧。这还不止,他们二人的行径还波及了一大片“亲朋好友”。

陈顺元犯盗窃罪、脱逃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罚款2000元;成盛强犯脱逃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陈亚玲犯窝藏罪,并有抢劫案前科,判处有期徒刑4年。其余的谷小文等8人均因犯窝藏罪被公诉,视情节轻重被判处拘役6个月到1年6个月不等。

这起近20年前因“讲义气、讲人情”而发生的案件,对今天的我们同样有着深刻的警示意义。法律作为约束公民的最低底线,同样也是触碰不得的高压红线。

切勿抱侥幸而去做那只漏网之鱼!

© 2020-202124H 热点新闻频道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当前页面执行时间为:2.265655994415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