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观后感

时间: 2021-12-25 15:40:26 栏目: 喜剧电影 作者: 未知 查看原文

作为驴得水的导演周申曾公开说:“不能为了一个美好的目的,而去做错误的事。不能把美好的愿望作为自己突破底线的借口。每个人要守住自己的底线。”

电影很明显前后也在剧情发展中分割成了两个部分,以女教师一曼令人讶异的“睡服”为界,围绕两次特派员造访学校。第一次特派员盘算的利益秘密隐藏,只有荒诞的、反讽的喜剧元素。围绕着老师们的是一段段荤腥的调侃,能搔到观众胳肢窝,效果是自然的。后半段虽语言和情节上仍有不少讨观众发笑之处,但一些人的善良被利用陷入了危险的境地,人物丑陋的嘴脸毕现,他们在被迫促成一个更大的骗局,还能笑出来的是浮在故事之外的观众。如果单纯的当做喜剧来看,这部影片我们收获的是欢乐,是捧腹大笑的荤段子,但是如果我们潜心沉浸下去,深扒一下,便会发现,影片无处不在讲人性的复杂。

忍让逾越了底线就是懦弱,善良逾越了底线就是道德绑架,随性逾越了底线就是无情,正直逾越了底线就是强人所难,愚昧逾越了底线就是作恶。所以正好表达了导演的主旨,人要守住自己的底线。

这个故事中,有两个隐匿的角色:那头驴和从未出现过的学生。前者叫嚷几声,最终被杀掉,而后者从未在场。他们像漂浮的幽灵,无辜又缺席地俯视着这一切荒谬、热烈又虚无的东西,慢慢生发又旋即坍塌。

而本片中却又有实在的“驴”的体现校长,在追求乡村教育发展的理想途中,遭遇资金等困境,于是在“大局为重,小节可以放放”的行事准则下,与同伴一起,实施了在我国有悠久历史的“吃空饷”计划。而作为三民主义的信奉者,边发展下线边吃空响,一曼作为本片中批判性和戏剧性最大的人物,在剧中有一个和所有人都不同的点,那就是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顾一切追求着从一而终的完满,而一曼不是这样,一曼不但秉持着分裂,并且也对完满的追求保持着警惕和距离。

一曼代表的是驴得水中的“水”的体现,最终被抛弃,一曼从来不追求完满,她彻底地接受分裂,并在分裂里过的坦然自在。她可以把性和感情分开,她不喜欢裴魁山但依然可以跟裴魁山做,她可以为了说服铜匠可以跟铜匠搞破鞋;她可以接受铜匠老婆的讨伐,但她不想违背答应了铜匠不说的承诺;在她那里,世俗所谓的肮脏和圣洁可以那么鲜明地对立并存。其实世俗所谓的肮脏也不过是不符合世俗服务于秩序统治的需要而树立的约束人的原则,但这些符合统治的原则未必就是符合人性的,一曼的可贵在她能分清哪些是人与人之间本于人性而言真正重要的东西。所以她总在很多危机关头能抓住问题的关键,一针见血解决问题。一曼对于不顾一切追求完满从来是保持警惕的,完满本身应该是自然的一种可能的结果,但如果把完满作为追求的目标那就意味着一种自我束缚了,同时过于追求完美,导致她所追求的完美也是一种极其荒谬的完美。

完满是乌托邦的底色,若为了乌托邦的完满而错过人性真正可贵的东西,只能终身遗憾。所以,导演通过喜剧反应人性的“丑恶”告诉我们的便是人要有底线,要在有追求实在的完美。

© 2020-202124H 热点新闻频道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当前页面执行时间为:0.002076864242553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