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讲一个笑话,但你别哭

时间: 2021-12-18 08:05:59 栏目: 喜剧电影 作者: 未知 查看原文

“讲一个笑话,但你别哭”。电影《驴得水》是一个喜剧,但它又不仅仅是一个喜剧,它用喜剧的外壳,包装了一个悲伤的故事,需要一层一层剥开,才能得见真相。

民国时期,一群怀揣“教育梦想”的老师,从大城市来到偏远山村开办了一所小学,学校生活艰苦,特别是水源是最大的问题。为了改善学校的状况,学校找了一头驴来专职拉水,并将其取名“驴得水”,但谁都不愿出养驴的钱,为此,校长牵头将其谎报为“吕得水”老师以领薪水。而为了虚构的“吕得水”老师不在教育局特派员到来时被揭穿,校长和几位老师,合谋用不断用一个谎言圆另一个谎言……人性在贪欲面前逐步丧失,一层层揭开其丑陋的真面目。

校长: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校长在片中初看正直、善良、有理想、有抱负,立志在乡村中发展教育,一心为学校着想,是几个人的主心骨。但随着剧情的深入,才逐渐发现,他其实最是自私胆小,用道貌岸然来轻容最贴切不过。满嘴的仁义道德,却为了让铜匠能答应冒充吕得水老师,默许一曼“睡服”铜匠去照相;为了熄灭铜匠妻子的怒火让一曼亲口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为了让翻身的铜匠满意带头去骂一曼;最后为了事情不败露甚至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假扮铜匠的未婚妻。在最终铜匠死而复生之后,美国人要给铜匠和孙佳去腥婚礼时,有心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而在经历了种种之后,他却说“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但一切真的会越来越好么?

裴魁山:极致的利己主义者。在剧的前半部,裴老师虽有油滑,但总体还是斯文儒雅,尤其在与张一曼老师的那一段对白中,充分体现出了一个知识分子的儒雅和善解人意,他看到了与别人眼中不一样的、单纯的张一曼,虽然他自身表现出的是一种市侩,但他内心喜欢这种单纯的美丽,也希望与这种单纯的美丽相拥一生。但是他被拒绝了。随后,这个美好的愿望,慢慢在他心底演变为一种求而不得的执念,一种怨愤,因此有了最终对自己最心爱女人的最刻薄、最尖酸的咒骂。他的爱呢?说白了,他只爱自己。从始至终,他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导向,自身的利益高于一切,他对铁男说的“你凭什么拿你的道德标准,来绑架我的利益”才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张一曼:天真浪漫的世俗不容者。裴魁山向她表白时说,她喜欢自由。为了自由,他从城市来到了这个偏远的小山村。即使在黄沙漫天的穷乡僻壤,她也是穿着旗袍,插着鲜花,蒜皮也变成了浪漫的雪花,她把日子过成了诗。但是她的自由不被世俗所容,这份美好浪漫,在谎言下注定只能成为牺牲品。最后,她被曾经说“我知道你是不同的”的裴老师骂“比婊子还不如”,被剪掉了最美丽最浪漫的大卷发,然后在盛开的一声枪响中,去寻找了真正的自由。

孙佳:单纯的理想主义者。驴棚着火了,所有人都选择放弃的时候,她拿贵如生命的水去救火。面对由上而下的欺瞒,她坚持要写检举信。当所有人都被利益和恐惧绑架,而不断妥协,理想的她最终也只能成为恶的帮凶,清澈的眼神逐渐变得迷茫。最终,她直到渺小的自己无力改变,只能选择与这个虚伪的世界道别,去追寻自己的理想。

周铁男:铁男初时有理想、有抱负,正直且充满热血,他其实便是年轻时候的校长。但是,一声枪响,把他表面的伪善正直全部打碎了,没有了外皮的周铁男,面对一曼的被强暴只能蜷缩在角落里哭泣。甚至连懦弱也需要找一个借口,他为自己辩解,自己只是先融入曾经厌恶的集体,等自己强大了才能与之战斗。可是,这其实就正是骨子里的他啊。

铜匠:睚眦必报的势利小人。在没有被选中成为“吕得水”老师前,他是“老实人”铜匠,畏畏缩缩,连话也说不清楚,单纯还会唱歌。但是,在得知一曼对他并没有所谓的爱,反而骂他为牲口之后,他开始不甘,并且不满,他的心里充满了仇恨。才会在后面让所有人骂一曼,还让人减掉了她最为在乎的一头长卷发。而在老师有求于他之后,他逐渐变得贪婪,反要挟学校的老师,想傍上特派员的大腿,随后又反水特派员,想要攀上美国人的大船。最后,在鸡飞狗跳中跌落回尘埃。

© 2020-202124H 热点新闻频道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当前页面执行时间为:0.004060983657836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