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驴得水》:所有的隐约,所有的象征,都映射着什么道理?

时间: 2021-12-16 10:01:35 栏目: 喜剧电影 作者: 未知 查看原文

首先,这部电影映射了两个道理:一是教育确是一种社会的稳定剂,但是阶级的矛盾,利益的纠纷却不是教育所能解决的,这需要一种制度的设计。不破不立,只有无产阶级才能彻底粉碎不合理的乱象。但是打破之后如何建设才能不成为一种轮回?我也不知道,估计作者也不知道,所以才有了末尾一个理想的延安,代表着唐僧要取的经。

二是铜匠和媳妇,二者都是无产阶级,都具有彻底性。电影中,都是是他两一层层撕破这个谎言不堪的遮羞布,他们要的只是想维护自己生存的一亩三分田,所以是最不能妥协也是最容易被煽动的阶级。但是当它得到无秩序的权力之后,他就变成洪秀全。

铜匠作为一个人,第一次爆发就是发生在他媳妇要拖他裤子打他,被一曼激怒,也是一曼践踏了他的尊严,从而可以看出他在前中期剧中追求的是什么,铜匠和其他角色一样,同样是一个被剥夺了追求的可怜人,不是什么兽性人性的代表。与其说是人性绑架了人,不如说是人性穿上了花衣服说自己有多么高大上,像企业家是钱多了会烦恼一样。都是穿上华丽的服装做着牲口,用巨大的金口发出驴叫。

总之,人性和兽性之外,又多了一个人性和社会性,这倒是一个有意思的视角,但问题是:人,天生就是社会性动物,所以作为社会性动物,人性和社会性,应该不是一个对偶关系,或者不应该作为一个对子存在。因为社会性本身没有任何价值或者意义导向,不过是群体性的另一个表达罢了。所有的隐约,所有的象征,都是一个个体的自我构建,但却并不是现实的全部映射。

© 2020-202124H 热点新闻频道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当前页面执行时间为:0.002217054367065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