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驴得水》到“局中局”,阿如那:别笑我土,我很自信丨人物

时间: 2021-12-16 10:01:22 栏目: 喜剧电影 作者: 未知 查看原文

但反派演得太好,容易被定型,阿如那从不担心,他在乎的是,接到一个角色后,要想方设法地让这个角色有血有肉。他经常去看网友的评论,夸的人很多,但他更希望看到一些批评的声音,“我比较感兴趣的是,网友指出我的问题,哪个部分不太到位,这样我才会进步”。

开拍前,阿如那和剧组签了10天的戏约。原剧本中,郑国渠在郑家村砍完烤乳猪后,在一场混战中死掉了,阿如那的戏也就杀青了。后来阿如那琢磨,这个角色不应该死这么早,就和导演、编剧商量,为了把这个角色演得圆满,最后导演又给阿如那加了10天的戏,就是片中他在后山的那些戏。

他拿了一瓶牛栏山,猛地灌了两三口,那个劲儿一下子就上来了,但导演一喊“开始”,他瞬间清醒,思路、眼神都不像醉酒的状态。阿如那就一直喝,精神处于紧绷的状态,没有那么容易醉。他觉得这样不行,身体要放松,放松后酒劲儿直接就上来了,那条拍得就很好,一看就是真醉。不知不觉,阿如那干掉了一瓶牛栏山,一斤的量。那晚收工后,他坐车回酒店,刚一上车,就吐了。

虽然阿如那不能喝酒,但他继承了内蒙古人能歌善舞的基因。考入上戏前,他在蒙古族青年合唱团担任领唱,上戏招生时,阿如那的老师娅伦·格日勒觉得阿如那的舞台表现力不错,建议他报考试试。考试内容主要是声台形表,初试、复试、三试轻松过关,最后的个人才艺展示,相比其他同学,阿如那更是占尽优势,因为之前是合唱团的,唱歌、跳舞、弹钢琴、拉马头琴、蒙古长调他都会。“我记得我们合唱团有四个同学去考,成了三个”。阿如那回忆说,其中有一个女生也叫阿如那,他就把名字改成了阿荣。

刚读大二时,阿如那在学校里逛着,被坐在咖啡馆里的班主任看到,推荐他去陪一位师哥搭个戏。当时中戏的导演周申和刘露在筹备电影《驴得水》,找上戏的师哥去试戏,阿如那去给师哥搭戏,导演觉得阿如那的形象状态非常适合铜匠这个角色,结果意外被选上了。

《驴得水》让观众记住了铜匠这个角色,也打开了阿如那的演艺之路。电影上映后,阿如那一个月能收到四五个剧组的邀约,他特别开心。“我们班主任特别好,说你的起点很高,接下来一定要慎重选择剧本”,那时所有剧本的把关工作,阿如那都交给了班主任。后来,陈可辛监制、吴君如导演的《妖铃铃》邀请阿如那出演一个喜剧角色,班主任说,不管多小的角色,这个一定要去,主要是去学习。

演完《驴得水》,很多观众都把阿如那定位成喜剧演员,但阿如那很有自知之明,他自认在喜剧表演上有短板,“我唯独能演《驴得水》那样的,就是特别认真地干一些傻事,这个行为本身就有喜剧效果,而不是我在演戏”。上学的时候他就知道喜剧是最难演的,只要把喜剧演好了,其他类型的表演都特别简单。

因为外形条件,阿如那一直以来都面临着类似的尴尬。读上戏时,班里做小品练习或者排一些剧,阿如那演的最多的就是农村戏,“帅哥是不会让我演的,因为形象摆在这儿”,阿如那觉得那时候挺搞笑的,因为没有太认清自己,还老想着演帅哥。有些经典剧目,比如《罗密欧与朱丽叶》,罗密欧一出场肯定要帅,这是硬条件,阿如那演不了;但有些剧目中的形象不需要太帅,他也演不了,就挺郁闷的。

表演系学生在校期间接拍一些广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对于阿如那来说,却是奢望。聊及这个话题,似乎戳到了他的痛处。阿如那是上戏表演系蒙班的定向委培生,隔壁是表演系汉班,长得都很帅。阿如那经常跟汉班的同学一起去面试广告,“我永远面不上”,但阿如那不服,还是不停地去面试,可结果都一样,一次都没成功过。

或许是蒙古族的缘故,阿如那骨子里还是喜欢演那类比较硬朗的角色,“血液里流着这种东西,把它亮出来多好,男人还是要刚一点儿”。在演员这条路上,阿如那将李雪健老师的表演视为教科书,“我有一个目标,希望有朝一日能和李雪健老师合作一次,那就太完美了”。

© 2020-202124H 热点新闻频道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当前页面执行时间为:0.002250909805297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