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演员刘帅良:《驴得水》“周铁男”屏幕外的维度与细节

时间: 2021-12-11 10:05:36 栏目: 喜剧电影 作者: 未知 查看原文

原标题:专访演员刘帅良:《驴得水》“周铁男”屏幕外的维度与细节

文|黑白文娱 银小侠 王子之编辑|王子之

刘帅良还记得,第一次去看话剧《驴得水》,作为观众,第一次在台下看任素汐的演出,当时他就感觉,这部戏的力量感太强大。

2009年初,周申和朋友吃饭的时候聊出一个故事:一个缺水的地方,有个学校养了一头驴挑水,可谁都不愿意出养驴的钱,于是校长便将这头驴虚报成了一位名叫“吕得水”的教师,用“吕得水老师”的工资来养驴;当上级领导来检查,大家只能编造各种借口搪塞。饭局上众人只是随性一聊,并没有当回事儿,但之后周申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故事题材,于是当天他便与刘露一起讨论了这个题材,并决定以此事件为开头,拓展成一个电影大纲。

2012年4月,周申和刘露终于都有时间先来投入话剧《驴得水》这件事。从电影到话剧,需要很多变化。新的故事从完全写实的风格变为“架空寓言”的风格,时间改到了民国,它的主旨从探讨体制变为探讨人性——探讨知识分子的命运以及我们每个人的底线。

刘帅良看的是《驴得水》比较早期的版本,那时饰演《驴得水》周铁男的演员叫郑磊,他们都在北京一直演话剧。刘帅良跟《驴得水》的音乐制作人樊冲,总一起打球。

刘帅良看完这个话剧就想,如果能改成电影就好了。结果有一天,球友樊冲给刘帅良发了个信息,“哥们给个简历,《驴得水》建组了”。

一般电影筹备都有组讯,但《驴得水》这个剧组没发组讯,为什么《驴得水》没有对外公开那么大的组讯呢?因为导演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好多人都不看好,而导演又要求不管是一线演员还是什么,都必须试戏。一听试戏,演员去了一半。第二点导演要求四个月拍摄期不许请假,很多演员因档期等原因又选择退出。

刘帅良试了三次戏,他一直记得最后一次,导演还是出的即兴题,让他与扮演“裴魁山”的演员裴魁山搭戏,演裴魁山的学生,裴魁山不喜欢另一个老师,就让刘帅良给这老师评分打差评。刘帅良演着演着,就跟裴魁山吵起来了,“你TM什么老师,人家老师我觉得教得好,我就不给他差评,怎么地吧”。

三次试戏的等待过程让刘帅良如坐针毡,每一次试戏后等一星期,吃不好,睡不好,打球也不痛快。

看完刘帅良的第三次表演后,导演周申和刘露就把他定下来,“周铁男就这种爆脾气”。刘帅良自己的判断,周铁男看到不公平的事他会说,不管你是老师,还是他的上级,他觉得你不对就骂你。

《驴得水》剧组在排练厅里排练一个月,实拍加体验生活一个月,最后拍摄两个月。第一个月,演员每天早上十点到排练厅,然后就开始聊天顺台词,台词卡住的就改写,前前后后删改了两万多字。结束排练厅排练后,主创团队就去了位于山西朔州平鲁县和内蒙交界的地方实景拍摄,导演周申和刘露每天用DV记录,然后大家看回放。当时拍摄组每天往返,单程就有70公里,其中还有20几公里山路,路上就要花费4个小时。等电影正式开拍时,大家把衣服都穿旧了。

《驴得水》中刘帅良被打垮和任素汐被剃头的片段让很多观众记忆深刻。刘帅良对于人们对他的爆发力的盛赞反而很谨慎,他觉得爆发力对于中戏的学生来说,几乎都可以做到,而不同的人物就有不同的表现。

各路好评传来时,刘帅良尽量克制自己,怕自己被“捧飘了”。他说自己在18岁时有过短暂的“飘”的经历。

刘帅良初中和高中时在校篮球队打篮球,参加了不少比赛,得过全国篮球高中生联赛冠军、阿迪达斯花式篮球表演赛冠军、东方文体杯全国高中篮球邀请赛八连胜、耐克三分球大赛冠军和首届耐克街舞风雷冠军等,曾接受过乔丹的颁奖。

18岁的刘帅良给自己人生定的规划还是作为体育特长生,努力考好大学。演员这条路一直在刘帅良的规划范围之外。

2005年,刘帅良偶然间参加了央视《非常6+1》节目,留着艾佛森式的脏辫,打着花式篮球,最终获得当期冠军。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刘帅良突然获得了流量明星般的待遇,每天收到全国各地的来信。

刘帅良的妈妈给他按了刹车,在他妈妈看来,“比赛都是你人生的经验,但是不要太在意这些光环,还得踏踏实实上学,练球和考大学”。刘帅良的外公和外婆都是老演员,外公是老一辈的著名表演艺术家贾六,是著名电影《许茂和他的女儿们》中许茂的扮演者,曾创作话剧《雷锋》、率先将雷锋故事搬上话剧舞台,并受到当时国家领导人的充分肯定。但外公为人十分低调,刘帅良从小都不知道自己外公曾经那么有名。

刘帅良从此收了心,他当时定的目标是人民大学和东北大学,对于篮球特长的分数要求特别高,于是他更加苦练,每天训练强度达到最少四个小时,上午文化课下午训练,自己还经常晚上加练。但到最后关键时期,因为感冒没休息好,高强度训练导致心肌炎和房间隔缺损。手术非常成功,但是当时医生告诉他以后不能进行高强度的篮球竞赛了。

人生的高光时刻,在体育特长生考试之前,这扇门关上了。这对刘帅良的打击相当大,这么多年的篮球白练了,他也觉得辜负了自己父母的付出。那段时间他特别低落,一度打算去复读一年再考,这时学校的篮球教练王强老师建议他去试着考下艺术院校,于是他踏上了艺考的路,结果却意外挖出了演艺方面的潜力。

中戏三试时,考题是“公交车站等车”,考场上有个小亭子道具,老师规定亭子里只能站两个人,刘帅良就判断到时候肯定会有下雨的情境,上场之前自己特意去拿了一个塑料袋。等到表演时,果然安排了下雨场景,亭子里马上有两个考生挤去“躲雨”了,而其他人还在往里挤,这时刘帅良就果断退离了核心表演区自行“加戏”——因为没法躲雨,他爱惜衣服不想衣服淋湿,于是把衣服脱下来放进了塑料袋,结果自己冻得要死,又打不着车,好不容易等来了公共汽车,大家都在拥挤时,他看到旁边一个女孩跳过水坑上车,他也学着那个女孩跳过水坑上了车。

一般人看到机会,都是竞争状态。最后刘帅良发现抢占亭子的同学都没有进复试,刘帅良用了一种“退半步”的状态考进了中戏。

小小年纪的波折,意外引导他转向了一条新的人生路。而令他欣慰的是,没过几年身体还恢复到了从前的健康状态,篮球最终又捡了回来。去年他还参加了腾讯体育首届Super3三对三明星篮球赛,最后率领他的球队圣骑士夺得了年度总冠军。

《飞驰人生》中的“禁欲系”警察,《青春斗》中郑爽的暖男友,2019年开头,一部口碑票房双丰收的大卖电影,一部热播的话题青春剧,演员刘帅良完成了大荧幕、电视到网络的霸屏。

2019年第二季度热播的《青春斗》,大导赵宝刚在挑演员时,看完他的一段视频就定了下来,出演郑爽的男朋友。

不过刘帅良也曾花过两年的时间校准自己的职业性。

刚毕业时,作为中戏高材生,刘帅良比较挑戏,总希望得到能发挥演技、能锻炼能力、能让自己的思考得到体现的角色,还希望能参演演技好的前辈的戏,跟着学习。

期望向上、珍惜羽翼的心态虽好,但未免天真了一些。现实狠狠敲打了他:什么作品都没有的毕业生,拿不出来证明自己能力的证据,不可能有剧组放心去委以重任。他开始反思自己。

就在此时,刘帅良看到前辈李立群的一句话,“演员不要挑戏,不要等戏,哪怕你是跑龙套,有个一万小时定律,你管它好的赖的,你先上,你先不断磨炼着”。前辈的话正对应上了刘帅良彼时的反思,他决定先以一个更职业的态度去对待职业。于是以一个新人的应有心态,不管大角色、小角色,也不管主要演员是不是有名,他开始大量去实战,让自己至少保持着慢慢长功、进步的状态。

天助自助者。当刘帅良更脚踏实地地去努力时,转折也随之来临。

2012年,在任泉的引荐下,刘帅良签约了内地第一经纪人王京花。有了好的经纪公司的帮助和支持,刘帅良能够更专注于演好戏,公司努力为旗下演员们争取优良的影视项目,也尽力尊重演员们的意愿,由他们自身来决定是否参演。

刘帅良拍的第一个古装是《风中奇缘》,主角是胡歌、彭于晏、刘诗诗,他出演彭于晏剧中的表弟,官二代加富二代,一个古代的纨绔子弟。“当时跟彭于晏搭戏就感觉很好,他会跟你现场交流、互动,表演也会刺激到你。”

在吃苦这方面,刘诗诗是让刘帅良印象最深刻的。当时胡歌跟彭于晏两个人加起来是600多场戏,平均一个人300多场,他俩并列男一,但刘诗诗是绝对女一,一千场戏,拍摄的四个月,她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左右。这是刘帅良第一次接触剧组。

“演员都不睡觉么,每个剧组都这样吗?”连续三天早上三点起来化妆,他就开始有点受不了了。后来刘帅良看刘诗诗通告天天早上两点半,两点半化妆到四点半,四个月天天如此,他就觉得一个女生都能这样什么也不抱怨。

刘帅良外公去世时,他正在《兰陵王妃》剧组拍戏,因为拍戏都没能见上最后一面。“大家都看到演员是风光的一面,演员也是超负荷职业,拿时间和最好的精气神在拼的职业。”

接下来,刘帅良新参演的一部电影已开始进行后期制作,同时他也将进入大制作新剧《穿越火线》的拍摄阶段。未来,刘帅良希望自己能够尝试更多元化的戏路。

© 2020-202124H 热点新闻频道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当前页面执行时间为:0.0021650791168213 秒